【永利皇宫463com】世界历史上伤亡最大的战争:

天国要燃烧

蜿蜒而过的马六甲河将城市南北分隔开来,河流往西的尽头就是大海。《星洲日报》驻马六甲高级记者赖碧清面海而立,几乎可以称作“民间郑和研究专家”的她指着不远处的海面,“好好感受一下这个河口的海风,600年前,它把郑和吹到了这里”。

自有降魔人

马六甲另一尊出名的郑和石像在三宝山下的宝山亭,也就是被华人俗称的三宝庙中,需细心寻找方能发现,这尊石像不过两尺,被放在宝山亭大门右侧的一个角落里,不过这似乎并不妨碍他的名气。离开宝山亭的时候,刚巧邂逅了一队河北邢台来的游客,领队的是当地导游,特地将游客领到这石像前,说“过来摸摸这个将军的宝剑,必定会带给你们好运气”。

攻下南京后的洪天王,满足于半壁江山到手,全心投入自己的天子生活,天王从41岁进南京,到1864年6月52岁时自杀,11年中从未迈出过京城一步。正值壮年的洪秀全大小事务全部交给了底下人,既不指挥杀敌,也不过问朝政。进驻南京后,洪天王每做生日,部下蒙得恩就要为他献上美女6人;每年春暖花开之际,蒙得恩还要在天京13道城门口为洪秀全选美女;后来干脆明文规定:所有少妇美女俱被天王选用。1861年太平军进取苏浙的时候,洪秀全又从李秀成选送到京城的3000名美女中挑出180人收入天王府。天王府宫中有横直均八尺的大雕花床,干什么用的,不言而喻。

再比如内屋大门上镂刻的两幅图案,郑和的官服官印以及船队出海拜妈祖的仪式——赖碧清偷偷说,“刚刚请工人雕刻上去的”,不过,“大家都不戳穿”,原因很简单,“这里呈现出来的,其实是现代人对于郑和的态度,这就够了”。

躁气不纯静五该打。讲话极大声六该打。

比如房屋修整时从墙角泥土深处挖掘出来的明代瓷器碎片——此前刚巧被一批从台湾过来的瓷器专家考证过,分门别类标好年代装袋,赖碧清打开全部二十多个袋子,挨个拍摄留做资料,碎片大都是明后期至清初的,明初的极少,最关键的是“里面没有一片官窑”,赖碧清说这是刚刚跟专家学到的知识,这也是专家们的疑惑——“作为明成祖的特使,怎么可能不携带任何官窑”?没人能很好地解答这个疑惑,或许是当时官窑数量极少,全部作为礼品馈赠给各国皇族,或者是埋藏得更深没有被发现,再或者,郑和官厂只是马六甲的传说?

太平天国真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一幕滑稽剧。甭管什么宗教都是博爱不杀生,洪秀全却不,他就创立这么一个教,叫做拜上帝教,目的是反政府。

回到那个朝代,史书上官厂的存在不容置疑,研究者杨亚非在《郑和航海时代明朝与满剌加国的关系》中论述说,“郑和船队每次出使,人数均有近3万,历时一年半以上,需装带大量物资,以粮食为例,每人一天一升口粮计之,整个航行需要消费15万石以上的粮食,仅此一项就需要用几十条大船”。因此,“需要在航程中途设立一个固定的物资转运站,存放不急需的物品,缓和船队的运输压力,也为使团的往来船队不断补充应用物资”。帆船时代中国前往印度洋的航海,“皆凭借海洋季风,往返都有一定的时间规律,‘船舶去以11月、12月,就北风,来以5月、6月,就南风’,船队在返航时需要建立一个候风停泊站”,也需要“设立一个回归集中地点,等待沿途分出的一些小船队,统一回国”。

老虎住进城

明朝与马六甲关系的迅速升温,即使隔了600年再来审视,在中国的外交历史上也是没有先例的。郑和在这段外交史中出现的重要时间,首先是1409年,奉永乐皇帝之命对满剌加国进行再次册封,接下来是1411年6月,拜里迷苏拉率其妻子及陪臣540余人,随郑和宝船前来中国访问,这是明朝时期来访的最庞大外国使团。这次访问,受到明朝政府的特殊礼遇。节录明史中记录下的盛况,当年的七月二十五日、二十八日、八月初一、九月初一、九月十五,分别有明成祖对使团的宴请或赏赐,九月十八日使团离开南京回国,明成祖又命在龙江驿设宴饯行,接着“又宴于龙潭驿”。杨亚非说,这样的规格,“在明朝接待其他国家来访的国王中是仅见的”。

【永利皇宫463com】世界历史上伤亡最大的战争:太平天国死人超过二战。不怪农民要跟天国闹,天国定都以后,颁布了《天朝田亩制度》,废除地主土地所有制,按人口和年龄平均分配土地,每户留足口粮,其余归国库。国库就是圣库,全交给他们家,要不然他怎么弄那么大的皇宫,88个媳妇,靠什么养活?那么多王,还有王的美人拿什么养活?那些历来为人们歌颂的天国制度和口号不可信,“有田同耕,有饭同吃,有衣同穿,有钱同使,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给你地还不收粮,不收粮他吃什么,而且还得比你吃得好,满朝文武靠什么养?无非是让太平军领导,让农民成为战时打仗,平时劳作的工具,农民除了自己的口粮,其他一切都要上缴国库,尽最大可能地剥夺底层劳动人民的成果。洪秀全想通过这个方案,建立“有田同耕,有饭同食,有衣同穿,有钱同使,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的社会。按照当时的生产力水平,如果要建立,就是原始社会,那是开历史的倒车,中国要是这么实现了,麻烦了,就回到中世纪了。

在这里寻找郑和官厂更像是一厢情愿的努力,所以甲板街上华人陈达生打造的民间郑和纪念馆就显得“恰和时宜”,纪念馆从去年开始准备,门口挂出了纪念馆的牌子,但目前尚未完工。这里据说是第二任华人甲必丹李为经的故居,后来成为眉县刘姓一族的居住地。刘卓义老先生充当了讲解者,执意强调这里就是官厂旧址,只是他列举出的诸多证据都经不住推敲——

蚊子衔秤砣

马来文的官方历史里,强调的是同一时期,明朝汉丽波公主远嫁拜里迷苏拉的故事。他们的叙述中没有镇国石碑、官印赏赐,而是拜里迷苏拉的540余人使团到中国后,明成祖大喜,迅速决定将汉丽波公主嫁给苏丹,同时派了500名宫女随从一同漂洋过海。“这是一种很有意思的历史对应”,马六甲华人陈瑞燕说。陈瑞燕是马六甲华社最高组织中华大会堂的重要成员,也是郑和研究的热衷者,58岁还坚持修完了南京大学开办的硕士班,她的毕业论文,就是郑和与马六甲的关系。“在这样的记录里,并不否认郑和与明朝,但是它要强调的是马六甲苏丹和明朝皇帝对等的地位。”陈瑞燕说,“其实马六甲的官方史书中,郑和是被忽略的,能查到葡萄牙人荷兰人英国人,但是几乎找不到郑和。鲜有提到明朝的记录,也是要给苏丹一个地位的印证。”

洪秀全在转战中攻下一乡,就自称天王。就是这个打了一个村就建国,打了一个乡就称天王的主,称天王的时候,光嫔妃就有36人,什么叫邪教,就在这里,不光骗财还得骗色,不过那个地方的色大概也没什么。到最后洪秀全80多个妃子,都认不全,只能编号,一号妃二号妃,完全实现数字化管理,清朝嫔妃最多的干隆爷也只有50多个。

景点上的英文和马来文解说里,水井是拜里迷苏拉专程为汉丽波公主所挖,三宝山也是他赏赐给公主和她的500随从居住的地方。这些随从与当地人通婚,繁衍出了一支特殊的种族,被称为人,族中的女子被称为Nyonya,当地华人翻译成“娘惹”,她们的手艺在马六甲沿袭下来,成为一种特色美食风味。人拥有财富智慧并且延续中国的习俗,但并不会说中文,荷兰街原来据说就是人聚居的地方。也有人认为,人的先祖即使不是公主的随从,也是郑和船队的随行者。

不过,洪天王勇气实在可嘉。1842年,洪秀全第四次参加了科举考试,却依旧不尽如人意,榜上无名。一起落榜的冯云山出于对考试的极端不满,从星相术角度看出洪秀全“多异相”、“有王者风”,鼓动洪秀全造反。冯的劝说,符合洪秀全烧糊涂时的梦幻,于是洪天王彻底断了科举仕进的念头。老洪决心造反之后,正式改名为洪秀全。据学者潘旭澜分析,洪先生改名是很费一番心思的,秀全拆开,是“禾乃人王”。回顾洪天王走过的这些路,简括地说,进不了学,考不上秀才,是造反的决定性原因,造反是为了做人王。做了人王,不但可以实现“等我自己来开科取天下士”,还能够“手握干坤杀伐权”,杀尽所痛恨、憎恶的人。当然不只是造反、报复,更重要的是占有和享受:占有一切,“禾乃玉食”,“世间万宝归我有的了”。这些早期直言不讳的言志,说明了洪走上“革命”道路的初衷。

那时郑和见到的,应该只是这种格局最原始的雏形,港口贸易场所并没有被完整地开辟出来,不过“桥上造桥亭20余间,诸物买卖俱在其上”,加上“谷薄田瘦,人少耕种”,左岸的荒凉可以想见。

起眼看丈夫三该打。问王不虔诚四该打。

华文课本里的郑和故事版本来源于中国的正史,就如同印尼三宝垄正在大兴土木重建的三宝洞,庙宇上的图案全部来自中国一样。至今马来西亚全国华文独中工委会课程居编纂的历史课本,提到马六甲,必定有一个章节是谈论郑和下西洋的影响与贡献,如“三宝山三宝井古迹是马中两国友谊的见证,也是我国华族在这土地开荒垦殖的例证”。此外,从1975年开始,董教总主办的马来西亚华文独中统一考试,郑和下西洋,抑或马六甲王朝与明代中国的关系,一直是本国史考试时常出的热门考题。

家家都关门

何国荣强调着檐顶的细小差别——“它们几乎完整地延续了明朝的风格”,这种说法源自他研究建筑的朋友,据说檐顶的差异“分别代表了金木水火土等五行的不同象征”。从何国荣的阁楼上眺望到的差不多就是左岸荷兰街的全貌。其实这条老街保存下来的建筑,最久远的也不过200年左右的历史,这点何国荣也很清楚,他捡起自家屋顶上一片橙黄的砖瓦说,“最远也就100多年,现在的人已经不再使用这种瓦了”。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和他的朋友们站在这里,感受“明朝的气息”,一个郑和故事开始流传的年代。

太平天国王多,排场也大。所有受封为王的,不论等级,不分有职无职,一朝受封,立即修王府,选美人,办仪仗,出门时前呼后拥。天国最低级别的两司马都是乘四人抬的黑轿,开个会,王爷多得数不过来,门口的车位更是没法安排,王爷们轿子找个地方停靠大概不会方便,抬轿子服侍的人员可是多如牛毛,那场面何等威风。至今浙江还流传侍王李世贤出门坐54人抬的龙凤黄轿,轿上可以召集部下开会。因为当时王爷太多,百姓们迎不胜迎,流传出民谣:“王爷遍地走,小民泪直流。”

在这种可以随着酸涩味觉渗入身体的马来文本土历史里,他们的开国君主拜里迷苏拉似乎并不需要来自明朝的庇护。这个从苏门答腊三佛齐逃往到淡马锡的贵族,因为杀了暹罗在淡马锡扶植的统治者,被追杀逃到还是个小渔村的马六甲,在这里发现一只母鹿面对猎犬的攻击毫不示弱,认为是天降祥兆,停留此处建立国家。他的智慧与英明使得周边的马来人纷纷归附,马六甲便日益发展壮大起来。

不管是地皮刮下来,还是粮食,财宝,都进了大小王爷和地方官的腰包,太平军的各个领袖都是财大气粗,到处都是大兴土木,讲究排场,奢侈糜烂,有人曾经记录下在太平天国王府的见闻,那些人的吃穿用度远非农民可以想象,据说筷子、叉、匙羹均用银制,刀子为英国制品,酒杯为银质镶金的。“忠王有一顶真金的王冠。以余观之,此真极美精品也。冠身为极薄金片,镂成虎形,虎身及虎尾长可绕冠前冠后;两旁各有一小禽,当中则有凤凰屹立冠顶。冠之上下前后复镶以珠宝,余曾戴之头上,其重约三磅。忠王又有一金如意,上面嵌有许多宝玉及珍珠……凡各器物可用银者皆用银制,刀鞘及带均是银的,伞柄是银的,扇子、鞭子、蚊拍其柄全是银的,而王弟之手上则金镯银镯累累也。”短短时间内,太平天国的“王爷”们个个富可敌国。

弥散在空气中凝结在肌肤上的黏稠感,也许会更快唤起广东一带旅人的记忆。而语言,相信是最能拉近任何中国人和这座城市的距离。衣食住行,旅行中最关键的部分,在马六甲全部可以用中文解决,并不太费周折。“马六甲完整保留了小学到中学12年学制的华校教育”,作为马来西亚历史上在任时间最长的华校校长,93岁高龄的拿督沈慕羽提起来依旧会觉得十分自豪。或许也正因为如此,马六甲的顽强郑和记忆,其实来自华人群体的坚持。

难怪曾文正公讲,我孔子、孟子之所痛哭于九泉,凡读书识字者,又乌可袖手安坐,不思一为之所也。只要你还认字的,还坐得下去吗?坐在书斋里的,都该起来跟这帮邪教徒干一场。打着革命的旗号,干着卑鄙龌龊的勾当。你想反清,你想号召汉族人来反清,曾国藩比他棋高一着。我不谈民族,我保卫的是中国文化。要把文化毁掉,就是把中国连根刨掉。

这尊郑和石像是1991年5月从泉州定制的,高14尺,重11吨,耗资马币22000元,当年华社欲立此像于三宝山,马六甲州政府反对,理由是郑和是回教徒,回教徒不能崇拜偶像不能立像,这像只好被倒卧放置在一个神庙戏台下。后来在三宝山麓旁的一间汽水厂华人经理觉得其处境实在可怜,把它暂时收容在工厂的空地上,石像脸部朝下卧睡了8个年头,1998年2月才被竖立起来。直到被搬入博物馆前,当初石像运输的铁套都没有解除。

太平天国最低的官叫两司马,一共管25个人,出门要坐4人抬的轿子。25人去掉一半女人,剩下11个男人,里边还有4个得给他抬轿子,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找到那轿子,不行八仙桌倒过来就扛着走。清朝七品知县两人抬的小轿,总督是8抬,皇帝是16抬,皇帝出殡的时候,那个梓宫是128个人抬的。洪秀全的轿子是64抬,杨秀清48人抬,他们一出来南京城就全城戒严,老百姓都得背对着他们的仪仗队,跪在路边,如果你冲撞他的仪仗队,斩首不留。再厉害点的,凌迟,点天灯,把你熬成油,这事多了去,洪秀全的想像力多丰富,滥用私刑。要知道清朝谋大逆才是凌迟,一般人享受不到这个待遇。

郑和所建立的这个“官厂”确切位置究竟在哪里?马欢关于郑和船队在马六甲垦荒者般的记录,如今其实找不到最确凿的印证。“官厂应该是在河的左岸”,赖碧清指着博物馆中的沙盘比划,“为了方便起见,郑和选择的应当是靠近河口的地方,想象一下,官厂的占地那么大,河流右岸地势起伏,又是王宫所在的地方,不太可能同时再设立一个官厂吧?”如果猜测成立,郑和当年或许也同样把目光投向了左岸平坦广袤的荆棘之地。

太平天国继续北伐,洪秀全的人马占领南京,改为天京,定为都城。据说这个时候的洪秀全是拥兵50万,战舰上万艘,估计这50万一半是家属,你想他有多少个家属?这个时候,从广西那么个山旮旯里边打到了南京,应该怎么样,北上,直捣黄龙!

马六甲历史博物馆里悬挂着许多幅记录公主故事的油画,只是图画呈现的明朝宫廷和百官上朝的方式并非中国传统样式,赖碧清说,“是马六甲王国的样子”。这个明朝历史中查证不到的汉丽波公主,被马来人熟知。在马来西亚驻华使馆申请签证的时候,那位来自马六甲的签证官听到郑和的第一反应,就是汉丽波公主的远嫁。不仅如此,这个公主在马六甲还可以找到对应的遗迹——王井(King’s well)。不过这口水井同时有另一个更被广大华人所熟悉的名字,三宝井。水井的位置在三宝山下的宝山亭内,华文的故事版本,无论三宝山、宝山亭还是三宝井都是郑和到过马六甲的纪念。

兔子见到鹰

马六甲的路旁生长着一种叫满剌加的绿色植物,树干粗大,叶如含羞草,果实如青枣,味酸涩——在马来文历史里是国名的由来。赖碧清说,当地的老人从树下走过,还会习惯性地捡起几颗掉在地上的果实,放在衣兜里,作为解渴的上品,这种酸涩的味道外乡人并不见得喜欢。

服事不虔诚一该打。硬颈不听教二该打。

左岸的“官厂”

有唤不应声七该打。面情不喜欢八该打。

“满剌加地处东西海上交通要冲,是能够满足上述郑和使团需要的最理想之地”,杨亚非分析,“而且满剌加已表示愿同中国属郡”。根据《明史》记载,1403年10月,朱棣派遣宦官尹庆往谕满剌加,赠送其国王礼物,“拜里迷苏拉大喜,遣使随庆入朝贡方物”,朱棣下诏册封其国,予以正式承认,当时,满剌加使者向明朝政府表示:其王慕义,愿同中国属郡,岁效职贡,请封其山为一国之镇。据《明太宗实录》记载,朱棣大加赞赏,欣然应允,谕礼部臣曰:“先王封山川奠疆域,分宝玉赐藩镇,所以宠异远人,示无外也。可封其国之西山为镇国之山,立碑其地”,亲笔写碑文和赐以铭诗,开了永乐朝御笔题赐的先例。”永乐时期,受到朱棣御书题赠的国家,只有满剌加、日本、渤泥、柯枝四国。

太平天国实行一夫多妻制。天国重要领导人杨秀清公开承认:“兄弟聘娶妻妾,婚姻天定,多少听天。”天王洪秀全拥有的妻妾是有准确的数字记录的。据太平天国多位人士供认,洪秀全耽于女色。1864年湘军收复南京,“幼天王”洪天贵福被俘后称:“我现年16岁,老天王是我父亲。我88个母后,我是第二个赖氏所生。我9岁时就给我4个妻子。”天王有88个后妃,已经超过了历代封建帝王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后妃的人数,天王可以日日醉卧温柔乡了。

三宝山是马六甲市内最高的山,它实际上是一个华人公墓,山上有一万余座坟墓,据说是除中国之外,迄今最大最古老的一座华人坟场。山上至少有两座属于明朝的墓石,年代最早的一个是1622年,距离郑和最后一次下西洋1433年依旧相差了189年。也有人认为此山就是当年郑和官厂所在,甚至认为那块镇国山碑就在此山,只是目前找不到而已。纵然马来古文献的记述,这座山只是叫“中国山”(Bukit China),不曾言及与郑和有关。1683年,马六甲第二任华人甲必丹李为经出巨资向荷兰当局买下整座三宝山,供华人深守“慎终追远”之古训。但华人至今都一直俗称它为三宝山,相信它与三宝太监郑和有关联,也相信三宝井是郑和当年所挖掘。

看主单准看到肩,最好道理看胸前。

“明朝的天空”

上帝爱疯狂

公主的传说

天朝的人事任免制度自然就是洪天王说了算。太平天国本是有首义六杰,可是内讧不断。韦昌辉杀掉杨秀清,接着韦昌辉被处死,继而石达开率领精锐部队出走,天国几乎是朝中无人。生性多疑的洪秀全估计被争斗、猜忌伤透了心,干脆任人唯亲,用自家人。“安王”、“福王”分别是洪秀全的两个哥哥洪仁发、洪仁达担任,自家人名虽掌权,实则是洪秀全借此希望压制、监视石达开。不过这两人实在太荒唐、愚蠢了,洪秀全迫于满朝反对,不得已取消两个昏庸兄长的王位。为不引起事端,这两个哥哥虽不做王,但洪秀全依旧对他们言听计从,后来又再改封为“信王”、“勇王”,二人一直干预朝政,掌握实权。在太平天国,自家人还是最受信任。洪秀全也敢大胆提拔一些年轻将领,天京危急之时,洪秀全更是明确宣布,朝政由洪仁玕执掌。洪仁玕,是洪秀全堂弟。因为本家人可靠,又不像两个老哥那样粗鄙,就立马三级飞升。洪秀全家族十多号人,一概封王。洪秀全外甥幼西王萧有和,很受洪秀全喜欢,洪临死前不久,封他为前台发命者。洪秀全的女婿钟万信、黄栋梁、黄文胜,同样受宠信,个个封王。这些皇亲国戚,都不会打仗,不会办事,几乎个个贪暴凶横,粗鄙野蛮,胡作非为,在各地太平军中也广被厌恶却又都无计可施。

安焕然说,马六甲的郑和热“最初是在中马双方政治人物的互访中牵动的”,而现在的郑和热“更反映在经济市场导向上”,如今来自中国的游客数量,“高居古城马六甲外国访客的70%”,是一个“不能拒绝的诱惑”。2004年1月,马六甲州政府主办了“马中建交30周年”及“郑和下西洋600周年”纪念系列活动,马六甲历史博物馆设立了“郑和文物纪念廊”,并主动向华社要求借出一尊落难在汽水厂里的郑和石像,用吊车搬运到博物馆的庭院。马六甲州房屋地方政府及环境事务委员会主席拿督威拉傅润添说得很清楚,“郑和石像能够竖立在郑和文物纪念馆,相信这纪念馆能够促进本地旅游业发展”。

财色与天齐

看着脚下如今不到20米宽的马六甲河,很难想象当年马欢记录的情形,“中国宝船到此,则立排栅,如城垣,设四门更鼓楼,夜则提铃巡警。内又立重栅,如小城,盖造库藏仓廒,一应钱粮顿在其内”,后来的史料称之为“官厂”。返航时,各支船队“回到此处取齐,打整番货,装载船内”,停泊候风,一旦“南风正顺,于5月中旬开洋回还”。庞大的宝船如何才能从这样的河道鱼贯而入,继而建立起一个下西洋的中途根据地?和所有的研究者一样,赖碧清同样也只能猜测,“或许那个时候的河道非常开阔”。

本文由永利皇宫463com发布于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永利皇宫463com】世界历史上伤亡最大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