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平治之乱:藤原信西、藤原信赖反目成仇,

大久保利通

源义朝目送著后白河上皇远去,接着回头示意手下:「烧!」源义朝的手下不知是不是在保元之乱时烧过京城,这壹次放火十分轻车熟路,不多时,三条殿就燃起了熊熊大火。

木户孝允为日本的立宪操碎了心,在他的大力推动下,伊藤博文(此人就是后来发动甲午战争、在战后又逼迫李鸿章签订《马关条约》的那位日本第一位首相)等明治维新的后起之秀才制定出来确立近代天皇制的《明治宪法》(也称《大日本帝国宪法》)。木户孝允是「三杰」中的唯一善终者,但并不长寿,他于1877年5月因脑疾病逝,终年44岁。最后八卦一下这位政治家的情感生活,他最爱的人是日本历史上的著名艺伎松子,木户孝允密谋推翻幕府的时候,这位痴情的姑娘多次掩护木户,让他逃过N次危险,木户后来娶了她。当木户病重时,她一直照顾著木户,直到木户去世,木户死后,她马上剃度出家了。1886年4月,温柔的松子也去世了,她被葬在木户的墓地旁边……木户和松子没有孩子,木户过继了妹妹的孩子作为自个的养子,这个养子所生的孩子,就是未来二战时候的日本甲级战犯、担任过内大臣(负责在皇宫内辅佐天皇,管理宫廷文书)的木户幸一,给昭和天皇裕仁提议东条英机当首相的,就是他。

平重盛看着这队狼狈的土兵,吃惊地问道:「叔父,这...」

日本平治之乱:藤原信西、藤原信赖反目成仇,平氏勤王。日本明治维新,确实不易,在来势汹汹的西方列强几乎席卷整个地球的时候,这个岛国突然猛醒,在维新志士们的努力下,大力西化,由弱变强,震惊了世界。明治维新所付出的代价也不小,别说那些内战中死的人了,就这领袖级的「三杰」都有两位是不得善终的。虽然日本变成强国后给亚洲各国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但他们维新时候的表现,还是令人钦佩的。

藤原信西索性破口大骂道:「老夫在此,尔等叛逆速来取走我的人头去邀功吧!」

西乡隆盛

平清盛取得了二条天皇颁布的讨伐诏书之后,亲自率领三千平氏郎党前去攻打皇宫。平清盛的嫡子平重密率领五百平氏军队,一路杀进皇官。而正在他长驱直入的时候,路上冒出来了个武将。此人正是源义朝之子,「镰仓恶源太」源义平。源义平指著平重盛大声叫道:「此人便是平重盛,速速将其擒杀!」紧接着,源义平拍马向前,引弓搭箭向平重盛射去。源义平手下的武士各个骁勇善战,平重盛率领的平氏军队渐渐就要支援不住了。混战中源义平手下的镰田政家趁此机会一箭射中了平重盛的坐骑。

大久保崇拜俾斯麦,也拜访过这位西洋牛人,他在执政时更是尽显「铁血」风格——手握大权,各种专断,最爱搞高压政策。九州佐贺县保守势力不服改革,他亲自给镇压了;入侵台湾逼迫清政府大量赔款的,也是他;强迫朝鲜签订不平等条约的,还是他。不过当时日本的国力还没有发展到后来的那种极牛的地步,在对外扩张上,大久保倒没啥大动作。大久保对于扩张不著急,但他昔日的政治伙伴西乡隆盛非常着急,总想直接出兵朝鲜,大久保非常生气,干脆把伙伴也给踹下台了,自个掌握了中央政府的实权,从此更加专断,这导致烦他甚至恨他的人越来越多。1878年5月,有人终于受不了他了,在他乘马车时把他刺杀了,大久保死的时候还不到50岁,凶手岛田一郎是一位自由民权派的猛士,一直视大久保为奸贼。

源义朝看着已成一片火海的三条殿,又再次下令道:「速速派人包围奷佞藤原信西的宅邸,派人擒拿藤原信西。」

木户孝允

源义朝在地图上指的地方是京都六波罗府,而六波罗府正是平清盛的住宅,也是以平清盛为首的「伊势平氏」的据点。平清盛之所以在源义朝和藤原信赖发动政变的这两天毫无存在感,主要原因就是他因公出差了也正是因为平清盛刚好和长子等出差去了熊野参拜神社伊势平氏在政变的那天晚上除了围观源氏火烧三条殿外,什么也没干。

「明治维新」这个历史大事儿,大伙不会陌生,当初原始落后的日本就是通过它才迅速跻身亚洲甚至世界强国之列的。在这场改变日本命运的改革运动中,有三位辅佐明治天皇的精英被誉为「维新三杰」,即大久保利通(1830—1878年)、西乡隆盛(1828—1877年)和木户孝允(1833—1877年),踹翻幕府,他们功勋卓著;推动改革,他们居功甚伟。然而这三位相当于开国元勋的重量级人物,却只有一位是善终的,另两位都死得非常惨,这是为什么呢?

「你们还是动手了啊!」后白河上皇看着源义朝,摇了摇头。

西乡隆盛是「三杰」中最能打仗的,而「三杰」里个人武力值最高应当是木户孝允,这位原名桂小五郎的家伙是长州藩的武士,自幼拜武林高手为师,学习剑术,功夫了得,堪称一代剑豪。木户孝允拥有一个既传统又现代的大脑,武士的优点和特长,他都有,但他也非常了解西方先进的制度和科学技术。立志振兴日本的他代表长州藩和大久保利通、西乡隆盛的萨摩藩联手,策划推翻了幕府,成立了明治新政府,先后担任文部卿等职。不管是起草天皇施政纲领的《五条誓文》还是远赴欧美各国考察,木户孝允都是忙前忙后。他主张仿效欧洲国家的法典来建设日本,还很重视国民教育问题——教育是大事啊!这点对日本成为强国可谓至关重要!

「干得好!」源义平大声喊道,立马冲上前来。这平重盛虽说也是武家出身,可是依然不是有着「恶源太」之称的源义平的对手,交手不到两个回合就败下阵来在平重盛眼看就要被源义平斩杀的时候,从角落里杀出来几个平氏士兵,挡住了源义平以及镰田政家的去路。

大久保利通是「三杰」中决定权最大者,他是德国「铁血宰相」俾斯麦的铁粉,号称「东洋俾斯麦」,此君文武双全,手段强硬,相当「铁血」,谁敢挡道,他必踹飞!大久保利通出身萨摩藩下级武士,1866年他和另两位壮志凌云的武士西乡隆盛、木户孝允结成了萨摩、长洲两藩的倒幕联盟——「蕃」相当于咱们中国春秋战国时候的诸侯国,表面上遵从于最高领导者德川幕府,实际上,各种小动作。而且这俩藩是当时全日本实力强也是最能打的俩藩,在大久保等人的策划下,1868年,倒幕派发动政变,宣布「王政复古」,一举推翻了统治日本达265年之久的德川幕府,拥立年仅16岁的睦仁天皇亲政,改元「明治」,迁都东京。

「殿下,在下新藤左卫门加泰,请殿下速速骑上我的马离开!」另一名骑马武士翻身下马,对平重盛说道,随后也迅速地、投入了战斗。

明治政府成立后,大久保相继担任大藏卿、内务卿(类似于公安部长,但权利更大)等要职。他推行促进资本主义发展的政策,还亲自去欧美各国考察,引进西方的先进制度和科学技术。大到殖产兴业等国策,小到和天皇一起带头减掉发髻,大久保利通可谓鞠躬尽瘁。

「藤原信西的首级都已送到京城来示众了,他的几个儿子也被我们流放了,」藤原信赖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上皇大人和天皇陛下也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一切都已非常完美了,你就别多想了吧。」

在大久保利通遇刺的前一年,他那位与其意见不合并遭到他排挤的盟友——西乡隆盛,就已挂了,他是自杀的,比较悲壮。和大久保一样,西乡死时也是49岁。西乡隆盛是「三杰」中最受日本老百姓喜欢的一位,也是三杰中唯一的军事家。这位王阳明的铁粉一生热血豪胆,坚毅顽强,曾有部美国电影《最后的武士》,里面那位森胜元就是以西乡隆盛为原型的。西乡和大久保是老乡,都是萨摩藩下级武士,在推翻幕府的行动中,西乡在1868年1月的鸟羽-伏见之战中把幕府军队打得屁滚尿流,接着又率领明治新政府的军队把幕府的残余势力全部扫除,可谓军功第一。

平重盛在撤退之际,碰上了另一伙败退的平家武士,这正是另队攻打皇宫的平氏军队,由平清盛的弟弟平赖盛指挥。

明治天皇坐稳宝座后,西乡隆盛先后担任元帅兼近卫都督、参议兼近卫都督等要职,军衔为陆军大将,他可是日本历史上的第一位陆军大将。在侵略朝鲜的问题上,西乡隆盛和大久保利通发生了分歧,即所谓「征韩论」风波。结果西乡哪里是狡猾的大久保的对手,他被排挤了。西乡一怒之下,挂冠而去,回老家鹿儿岛了。1877年,鹿儿岛一帮看政府不顺眼的士族发动叛乱,拉来西乡隆盛当他们的老大,这就是日本历史上著名的「西南战争」。这一次,西乡隆盛战败了,他被政府军的子弹打伤,选择了自我了解。自杀时他让属下把自个的脑袋砍下来,这就是所谓的「介措」,即为切腹自杀者补刀。虽然西乡隆盛是反叛头子,但明治天皇闻之昔日的爱卿如此结局,依然伤感不已。日本政府也没有抹杀他的功绩,日本老百姓更是一直喜欢着他,在东京上野公园和他的家乡鹿儿岛,都有他的雕像。

之后藤原信赖靠著源义朝的源氏军队,将二条天皇以及后白河上皇都软禁了起来,并且不断地以朝廷的名义发号施令。而后白河上皇看到这个比藤原信西决定权欲还要大好几倍的藤原信赖,纵然后悔也来不及了。而且藤原信西虽然大权在握,好歹还是个肯干正经活儿的人不像这个藤原信赖,完全以天下大权尽在我手自居,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一时间,三条殿内鬼哭狼嚎,火光冲天。守卫三条殿的侍卫、陪侍的公卿、宫殿的女官,统统都在大火之中丧生,而侥幸逃过大火的也基本上都被守在官门外的源氏军队射杀。然而,十分讽刺的是,藤原信西的几个儿子在后白河上皇离开之时就已察觉到了异样,早早地就已溜走了。

「干得好!」平清盛点了点头,「让他们进来。」

要说这个藤原信西、藤原信赖原本也都是后白河天皇的亲信,大家同僚之宜,又怎么会反目呢?原来,藤原信赖看不惯掌控大权的藤原信西,藤原信西也向来看不惯这个男宠,常常当着后白河天皇和大臣们的面说藤原信赖是个奸臣,藤原信赖也不甘落了下风,终日对后白河上皇吹着「枕边风」,两个人的矛盾就是这样起来的。而自从后白河天皇退位成了后白河上皇以来,朝廷中便变成了以院厅为首的藤原信西与藤原信赖一派,以及以天皇为首的藤原惟方、藤原经宗一派。本着「我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的原则,藤原信赖与藤原惟方、藤原经宗等人结成了同盟,对付藤原信西。

「真的是我想多了吗?」源义朝皱着眉头,突然大惊失色,用手指着地图上的一处地方,「不对,你看,这儿!」

后白河上皇看着源义朝手下的源氏军队,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拂袖而去,到底这动静已闹得这么大了,是不大大概会被自个的一两句话平息的。

平盛国离去不久后,便再次返回了大堂,他的身后跟着藤原尹明以及一个女官。平氏众人私下议论,眼下大战在即,平清盛怎么还有闲工夫找女人?

「清盛,你护主有功,勇气可嘉,快快请起吧。」二条天皇对平清盛说道,接着他又转向平氏一门,「你们也平身吧。」

「什么,上皇大人?我不信!」藤原信西吃了一惊,「不大概,绝对不大概!」

「义朝,我等可是大获全胜啊,你看这京城,」藤原信赖用手扫了扫地图上的京城,「现今就我们两个说了算。」

「在下与三左卫门景安,前来救主!」说著,与三左卫门就扑向了镰田政家。

「老夫已做好必死的决心了。」藤原信西喘著粗气说道,「只是大志未酬,不甘心呐!不甘心呐!」

藤原信西不相信后白河上皇会发出这样的旨意。事实上,虽然后白河上皇有时候真对藤原信西动过杀心,可是这道命令确实不是后白河上皇所下,而是藤原信西的死对头藤原信赖下达的。

平清盛此时正在六波罗府邸中,六波罗府的大堂内灯火通明,伊势平氏的重要郎党均齐聚于此。

「还不快拜见天皇陛下!」平清盛对左右郎党喊道。天皇的地位在平安朝可是高高在上的,一般的人往往见不到天皇,因此平氏一门都没有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大男人就是天皇陛下。

本文由永利皇宫463com发布于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日本平治之乱:藤原信西、藤原信赖反目成仇,